兩則壯陽神話

有網友問到:「之前看过许多医书,其中有《扁鹊心书》记载的金液丹和那个盗贼的故事,请问剑大有没有用过硫磺和直接灸的方法?」

曾否試過硫磺(金液丹)及直接針灸艾灼,請參見:附子(第3篇)險證即應行險著;有斯證用斯藥──『附子』!緩解手淫症侯群的終極方劑:單用附子!有幾個問題,請大家共同思之,謝謝!。兩篇文章。

不錯!自喻扁鵲三世的宋代竇材(公元1076~1146年) 倡言「陽精若壯千年壽,陰氣如強必斃傷。」「陰氣未消終是死,陽精若在必長生。」之扶陽識見,可說是扶陽學派的開宗鼻祖。比清朝火神派祖師鄭欽安(公元1824年-1911年)早了750年。

「夫人之真元乃一身之主宰,真氣壯則人強,真氣虛則人病,真氣脫則人死。保命之法︰灼艾第一,丹藥第二,附子第三。」《扁鵲心書》

扶阳三法:灼艾第一、丹药第二、附子第三。即是衍生於此。

須注意的是:竇材對張仲景相當鄙夷,「臣因母病,用仲景之法不效,遂成不救,痛心疾首」發憤精研醫術,以及事實上為「薑」所牽制的薑附劑或四逆輩(包括白通、通脈四逆)「回陽救脫」、「起死回天」之力大大不彰,方有「陽證無死人之理,陰證害人甚速,須加灸艾,方保無虞。」以及「大病,不用灸艾、丹藥,如何救得性命,劫得病回」重用針灸,而置丹、附大藥為次之論。

「若灸遲,真氣已脫,雖灸亦無用矣」與《本草崇原》論附子(當然是單用附子方有此能力):「凡人火氣內衰,陽氣外馳(虛陽浮越,浮游不歸),急用炮熟附子助火之原,使神機上行而不下殞,環行而不外脫,治之於微,奏功頗易。奈世醫不明醫理,不識病機,必至脈脫厥冷,神去魄存,方謂宜用附子。夫附子治病者也,何能治命?」豈不見解雷同!附子瞬間生元氣於無何有之鄉,又豈真不如針灸艾灼!

況且其在針艾、灼灸之外仍需藉助薑附

「余治一傷寒,亦昏睡譫語,六脈弦大,余曰:脈大而昏睡,定非實熱,乃脈隨氣奔也。強為治之,用烈火灸關元穴。初灸病人覺痛,至七十壯,遂昏睡不疼,灸至三鼓,病人開眼思飲食,令服姜附湯,至三日後,方得元氣來復,大汗而解。」。此一亡陽傷寒醫案(真寒假熱),單用附子當天即能取效,回陽而解。

竇材不知「單用附子」能使薑附劑脫胎換骨,回陽破陰之速悍更凌駕金液丹與艾灸!

關於住世之法」,「土成磚,木成炭,千年不朽,皆火之力也神話傳說。中醫古籍處處是傳說傳奇

「紹興間劉武軍中步卒王超者,本太原人,後入重湖為盜,曾遇異人,授以黃白住世之法,年至九十,精彩腴潤。辛卯年間,岳陽民家,多受其害,能日淫十女不衰。後被擒,臨刑,監官問曰︰汝有異術,信乎?曰︰無也,唯火力耳。每夏秋之交,即灼關元千炷,久久不畏寒暑,累日不飢。至今臍下一塊,如火之暖。豈不聞土成磚,木成炭,千年不朽,皆火之力也。死後,刑官令剖其腹之暖處,得一塊非肉非骨,凝然如石,即艾火之效耳。」

況且灼關元千炷可非常人所能忍受挺住,恐怕還須以睡聖散麻醉。「人難忍艾火灸痛,服此即昏睡,不知痛,亦不傷人。」。

須「長年」烈火灼灸關元方能達此神話境界。更是意謂:真陽毀損艾火燒灼亦無法復原,須終生為之方能保住真元!請看:「余五十時,常灸關元五百壯,即服保命丹,延壽丹,漸至身輕體健,羨進飲食,六十三時,因憂怒,忽見死脈於左手寸部,十九動而一止,乃灸關元命門五百壯,五十日後,死脈不再見矣,每年常如此灸,遂得老年健康」。

單用附子即能「身輕體健,羨進飲食」死脈不再復見!當年我可是扶阳三法:灼艾、硫磺、單用附子多管齊下,無所不用其極,以期恢復先天,髮落重生!

註:

另一則隋唐之前的壯陽傳說傳奇。提供大家參考。當年我亦曾試過,無什感覺變化,無效!

日本丹波康賴(公元912—995年)於日本永觀二年(即:北宋太平興國七年;公元984年)撰成《醫心方》(醫心方いしんぼう)共三十卷。是日本現存最早的醫書。卷二十八房內篇蒐羅養生、房中(性醫學)諸多壯陽方劑。其中對於出自唐‧甄立言所撰《古今錄驗方》裡一則「久腰痛方」見於《外台秘要》卷第十七。變身為令人驚嘆的壯陽神話。

此方服後七十五歲的老叟能立即伸直軀體,不再傴僂橫行,白髮轉黑,顏面紅潤,脫胎換骨,精力過人。死後折其脛骨審視,骨中充滿黃髓。

請看圖片:

P1020186-1P1020188-1P1020190-1P1020192-2

「久腰痛方二首:病源夫腰痛皆由傷腎氣所為。腎虛而受於風邪。風邪停滯於腎經。與血氣相擊。久而不散。故為久腰痛也。(出第五卷中)短劇療腰痛。及積年痛者方。

干地黃(十分) 白朮(五分) 干漆(五分) 桂心(八分) 甘草(五分炙)

上五味搗末。以酒服方寸匕。日三。忌桃李雀肉生蔥海藻菘菜蕪荑等。………」

竇材的睡聖散即為《水滸傳》裡的蒙汗藥,三國華陀的麻沸散及戰國時期扁鵲的麻醉毒酒是其更早的濫觴。
配方為:“山茄花、火麻花共為末,每服三錢,小兒只一錢,一服後即昏睡”,山茄即曼陀羅,火麻即大麻。
「蒙汗藥劑量大了,會使人痙攣、昏迷乃至呼吸迴圈衰竭而死。《水滸傳》裏中了蒙汗藥的,無外乎三種結局:最糟的一種是變成孫二娘店裏的“牛肉”、饅頭餡,或朱貴店裏的羓子(臘肉)、燈油。被丟在那裏自然醒轉的,還算幸運,但吃得少、醒得快如李雲,也要躺將近一個時辰。」請參見:曼陀羅和大麻做成的麻醉劑《水滸傳》裏的蒙汗藥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