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淫亡陽論(一)

亢龍飛騰,悔之不在乙癸。激越亢烈竟時,身反暴熱,汗出。元氣倏爾潰散不復還。陽氣游於命門之外不歸藏也。手淫之傷不在有形精血,而是重創無形先天真陽之氣。腎間動氣破滅虛空。急急速以附子追復散失之元氣。男女皆同。命門其氣與腎通,為三焦之所本,寓診於右尺。

命門、太極、先天真陽、炁

命門者。“臍下腎間之動氣也。人之生命也,生氣之原,十二經之根本也。五臟六腑之本,十二經脈之根。”《難經》
“即在兩腎各一寸五分之間,當一身之中,…乃一身之太極。無形可見,兩腎之中是其安宅也。…為十二經之主。腎無此,則無以作強,而技巧不出矣;膀胱無此,則三焦之氣不化,而水道不行矣;脾胃無此,則不能蒸腐水穀,而五味不出矣;肝膽無此,則將軍無決斷,而謀慮不出矣;大小腸無此,則變化不行,而二便閉矣;心無此,則神明昏,而萬事不能應矣。此所謂主不明則十二官危也。”《醫貫》

十六世紀末葉,被徐靈胎百般羞辱譏為“下愚亂道”的趙獻可,於內經《靈》、《素》外大膽將命門視之為人身之大主,真君真主。凌駕乎心主君火,統御腎中陰陽水火。

命門學說大家趙獻可命門醫貫醫貫2img031-300赵献可《医贯》中两肾与命门图示

命門,人身立命之門。先天也。太極也。陰陽、五行之原也,主持一身之陽氣。

幾乎同一時間,也許比趙獻可更早的孫一奎(1522-1619)竟亦提出相同的命門太極概念:“命門乃兩腎中間之動氣,非水非火,乃造化之樞紐,陰陽之根蒂,即先天之太極。五行由此而生,臟腑以繼而成。若謂屬水屬火,屬臟屬腑,乃是有形質之物,則外當有經絡動脈,而形於診,《靈》、《素》亦必著之於經也。”,“天人一致之理,不外乎陰陽五行。蓋人以氣化而成形者,即陰陽而言之。夫二五之精,妙合而凝,男女未判,而先生此二腎,如豆子果實,出土時兩瓣分開,而中間所生之根蒂,內含一點真氣,以為生生不息之機,命曰動氣,又曰原氣,稟於有生之初,從無而有。此原氣者,即太極之本體也。名動氣者,蓋動則生,亦陽之動也,此太極之用所以行也。兩腎,靜物也,靜則化,亦陰之靜也。此太極之體所以立也。動靜無間,陽變陰和,而生水火木金土也,其斯命門之謂歟。”《醫旨緒餘》

孫一奎醫旨緒余
腎間動氣腎間動氣2

無極而太極,無而生有。太極是宋明理學哲學概念,意指陰陽未分之前的混元一氣,是陰陽之根。北宋周敦頤(1017-1073)《太極圖說》:“無極而太極。太極動而生陽,動極而靜,靜而生陰,靜極複動。一動一靜,互為其根。分陰分陽,兩儀立焉。陽變陰合,而生水火木金土。…無極之真,二五之精妙合而凝。乾道成男,坤道成女…。”。“二”指陰陽,“五”則指五行。五行統一於陰陽,陰陽又統一於太極。釋曰“圓覺”,道曰“金丹”(亦曰“玄牝”),儒曰“太極”。
img0288-300

100px-Taiji_svg-2

太極圖上之白圈陰陽未判之前謂之太極。趙獻可及孫一奎稱之為命門也。先天真陽也。
100px-Yin_yang_svg-2

陰陽已分之太極圖

“兩腎中間動氣,五臟六腑之本,十二經脈之根,謂之陽則可,謂之火則不可。”《醫旨緒餘》。陽者炁也。世之所以稱之為“火”乃是從其類也。
此一無形真氣,趙獻可(約1560-1640)有一極為生動之描述:“余有一譬焉,譬之元宵之鰲山走馬燈,拜者、舞者、飛者、走者,無一不具,其中間惟是一火耳。火旺則動速,火微則動緩,火熄則寂然不動,而拜者、舞者、飛者、走者,軀殼未嘗不存也。”《醫貫》
縱然五臟六腑各有生氣非似走馬燈中死物,亦得專恃命門之火氣衝突機關而動。因為五臟六腑之病,其根皆在命門。

腎間動氣蕭索,命門真陽火衰,一身之陽氣元氣暴亡,無根虛陽殘火外越,浮游不歸元,外熱內寒,上熱下寒,夏天怕熱冬日畏寒,真寒假熱,生命現象低微,男人陽痿早洩,女人宮寒不孕。(“命門者,諸神精之所舍,男子以藏精,女子以系胞。”《難經》。“精施化之具,胞受孕之處。此乃性命之原,先天之所由立,故曰命門也。”徐靈胎《難經經釋》)此即中醫千百年來傳說中的“亡陽證”。喪失統御陰陽寒熱水火動態平衡,五行生剋制化的先天能力。病情病狀,或虛羸發展到危重階段才會出現反常“假象”!

腎精肝血相互轉化

“何謂血?岐伯曰:中焦受氣取汁,變化而赤,是謂血。”《靈樞‧決氣》
有命門真陽之氣,中焦脾胃方能受氣腐熟水谷而取其精微。乙癸同源,精血可以互相轉化,其化生的來源為飲食五味。“蓋飲食多;自能生血,飲食少;則血不生”《醫門法律》。精液亦然。“精歸化”,“化生精”《素問‧陰陽應象大論》。化就是生化。動態地蒸化,氣化。蒸騰氣化。精的產生,仰賴氣化。也就是需要陽氣熱能方能生化。此一體內自發,蒸蒸煦煦的“陽氣熱能”即是先天真氣。元氣。炁。命門真火也。精血可以源源不斷由飲食五味化生,手淫如何可能令人傷精?

“津亦水穀所化,其濁者為血,清者為津,以潤臟腑、肌肉、脈絡,使氣血得以周行通利而不滯者此也。凡氣血中不可無此,無此則槁澀不行矣”《讀醫隨筆》。

梨汁(梨皮)、甘蔗汁(蔗漿)、西瓜、檸檬、柑橘、柳橙,酸梅湯、楊桃汁…酸甘化陰,蘆筍汁、蘆薈汁…甘寒生津,礦泉水、運動飲料、鱸魚、動物肝臟、雞子黃(蛋黃)、豬肤(豬皮)、牛肉、牛乳、芝麻、蜂蜜、海參、雞湯、冰糖、木耳…各式家常蔬果食品飲料,皆滋陰增液清潤之物,具滋化汗源血中津液,退火保津,寒潤生津,育陰養陰。到處可見,隨處可得。飲水自救,內有所缺;必有所求,且,“救陰不在血,而在津與汗”《葉香岩外感溫熱篇》,津、血、汗與精液具有某種互通有無相互轉換的機轉,人身如何津液枯涸陰虛陰亡?

世上絕無陰虛。五心煩熱,午後入夜更甚之潮熱,夜熱早涼,皆是命門火衰,亡陽低熱假熱。精枯髓乾,陰虧液乏,亡陰脫液,化源已竭,豈能作汗?

況且,陰虛可以自愈。根本無需施藥。

“凡病若發汗、若吐、若下、若亡津液,陰陽自和者,必自愈。”

“大下之後,復發汗,小便不利者,亡津液故也,勿治之,得小便利,必自愈。”

“太陽病,發汗後,大汗出,胃中乾,煩躁不得眠,欲得飲水者,少少與飲之,令胃氣和則愈。”《傷寒論》

陰陽俱虛一詞更是庸醫惑於寒熱假象,或昧於陰損及陽,陽損及陰…這種錯亂醫學謬論。既有陽虛見證,又見陰虛徵象,“心神迷亂,無由通悟,不知其道,無能為斷”之藏拙欺世謊言。以藥測証,投以假寒之附子即能令庸醫之誤診誤治露餡。陰陽俱虛無非意即無能力分辨陰陽!

“水火陰陽寒熱者,猶權衡也,一高則必一下,一盛則必一衰”“陰水既衰,則陽火自甚而熱,豈能反為寒者耶?”《素問玄機原病式》“陽氣弱一分,陰自盛一分,此一定之至理也。”《醫理真傳》豈能陰陽水火俱虛於同一臟腑?
“心火本熱,虛則寒矣;腎水本寒,虛則熱矣”“腎水冬陰也,虛則當熱;肝木春陽也,虛則當涼。”《素問玄機原病式》。
陰虛生內熱,所以腎虛是陰虛;陽虛生外寒,因此心火肝木虛衰是陽虛。

“氣有餘,則制己所勝而侮所不勝;其不及,則己所不勝侮而乘之,己所勝輕而侮之。”《素問‧五運行大論》
腎陰虧於下,心火必熾於上,其所勝之心火輕而侮之,心火豈有陽衰之理?
春陽之氣清冷,金氣自甚而乘之,肺金有餘則反侮其所不勝,心火因而陽衰。心火虛寒,其所不勝之腎水起而乘之而陰氣甚。
陰虛陽虛如何可能俱存於同一軀體?

附子追復散失之元氣

張隱庵論附子云:“凡人火氣內衰,陽氣外馳,急用炮熟附子助火之原,使神機上行而不下殞,環行而不外脫,治之於微,奏功頗易,奈世醫不明醫理,不識病機,必至脈脫厥冷,神去魄存,方謂宜用附子。夫附子治病者也,何能活命。”《本草崇原》

“逢虛風,其中人也微,故莫知其情,莫見其形。上工救其萌芽,必先見三部九候之氣,盡調不敗而救之,故曰上工。下工救其已成,救其已敗。救其已成者,言不知三部九候之相失,因病而敗之也。”《素問‧八正神明論》。無能庸醫僅能在病家“腠理泄,絕汗乃出,大如貫珠,轉出不流”,魂魄欲散,陰陽决離,心肺多重功能衰竭瀕臨死亡之際,方有能力診斷出病患“亡陽”。

庸醫視附子如蛇蠍。“凡有毒之藥,性寒者少,性熱者多,寒性和緩,熱性峻速,入於血氣之中,剛暴駁烈,性發不支,臟腑嬌柔之物,豈能無害,故須審慎用之,但熱之有毒者,速而易見,而寒之有毒者,緩而難察,尤所當慎也。”《神農本草經百種錄.附子》

“惟大熱大燥之藥,則殺人為最烈。蓋熱性之藥,往往有毒,又陽性急暴。一入臟腑,則血湧氣升,若其人之陰氣本虛,或當天時酷暑,或其人傷暑傷熱,一投熱劑,兩火相爭,目赤便閉,舌燥齒乾,口渴心煩,肌裂神躁,種種惡候,一時俱發,醫者及病家俱不察,或云更宜引火歸元,或云此是陰症,當加重其熱藥,而佐以大補之品,其人七竅皆血,呼號宛轉,狀如服毒而死。”。“蓋服純補之藥,斷無專補正,不補邪之理。”。徐靈胎《醫學源流論

“今之為醫者,鑑其偏之弊,而製為不寒不熱之方,舉世宗之,以為醫中王道,豈知人之受病,以偏得之。感於寒則偏於寒,感於熱則偏於熱。以不寒不熱之劑投之,何以補其偏而救其弊哉,故以寒治熱,以熱治寒,此方士之繩墨也。 《醫貫》。“一陰一陽之謂道,偏陰偏陽之謂疾。”今之譏諷王正龍的無不就是此等“製為不寒不熱”“不溫不燥”,制方配伍中庸的醫中敗類。

命門其氣與腎通,為三焦之所本,寓診於右尺。

“命門者,精神之所舍也;男子以藏精,女子以系胞,其氣與腎通”《難經三十九難》

“夫所謂上合手心主者,正言其為表裡;下合右腎者,則以三焦為原氣之別使而言之爾。知此,則知命門與腎通”《醫旨緒餘》

“手心主、少陽火,生足太陰、陽明土,土主中宮,故在中部也。”《難經十八難》

足陽明胃與足太陰脾相表裡,診之在中部“關”位,“火炎上行”故知手心主(手厥陰心包)與手少陽三焦(三焦與心包相表裡)其診位於其下的“尺”部。

“然右腎命門小心,為手厥陰包絡之臟,故與手少陽三焦合為表裡,神脈同出,見手右尺也。”《素問玄機原病式》

img033-1-300

腎間動氣為三焦之原《難經第八難》,命門為三焦氣化的發源地。三焦為命門之別使,“三焦者,原氣之別使也,主通行三氣,經歷於五臟六腑。”《難經六十六難》。“三焦為原氣別使,則三焦氣所在即原氣所在”《難經經釋》,別使,別行之使道。命門透過三焦引導原氣達於上中下周身。

因此,診之於右尺,即可得知命門原氣,真陽之氣脈動有無盛衰。腎間動氣消亡,命門火衰亡陽,以及元氣之來復,候之一覽無遺。

後記

《醫貫》在用藥辨治上頗多荒謬錯誤之論,尤以六味八味通治水火為甚。學識淵博的徐靈胎之毒舌其實不算過分,但徐氏不思反省其人非凡洞見,撰《醫貫砭》全面斥之為邪說亂道,極盡謫難加以否定則暴露出崇古遵經一貫的思維僵化陋習,現今經方派仍存有這種故步自封傲慢的餘毒。在治療疾病上,殺人亦多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