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府邪說。六氣皆從火化。無所不熱。處處化火(一)

成書於元末,公元1370年,中醫史上甚為後世倚重的眼科辨證專著《原機啟微》,其中之《論目昏赤腫翳膜皆屬於熱》論述承襲自,金‧劉完素,公元1186年《素問玄機原病式》之《目昧不明》。請參見:不能明目的明目地黃丸
「目昧不明,目赤腫痛,翳膜瘍,皆為熱也;及目瞑,俗謂之眼黑,亦為熱也,然平白目無所見者,熱氣鬱之甚也。或言目昧為肝腎虛冷者,誤也。是以妄謂肝主於目,腎主瞳子,故妄言目昧為虛而冷也。然腎水,冬陰也,虛則當熱;肝木,春陽也,虛則當冷。腎陰肝陽,豈能同虛而為冷者歟? 繼續閱讀 “玄府邪說。六氣皆從火化。無所不熱。處處化火(一)”

不能明目的明目地黃丸

「吾年未四十,而視茫茫,而髮蒼蒼,而齒牙動搖。念諸父與諸兄,皆康彊而早世,如吾之衰者,其能久存乎?」《祭十二郎文》

這是中唐貞元前期與劉禹錫(西元772-842)、柳宗元(西元773-819)並稱當世三大思想家,文起八代之衰,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(西元768-824)不到四十歲時之自況。

韓愈2

韓愈作此詩時才36歲,正值壯年便已兩目昏翳視茫茫,一付肉體腐敗未老先衰,視物昏糊垂垂老態。

韓愈一生只活了56歲,年少多病,36歲時早已敗腎,精氣腎氣皆亡。也就是早已亡陽。需藉服餌丹石壯盛陽氣,以續命施展抱負,終致丹石毒發,中毒飲恨而終。 繼續閱讀 “不能明目的明目地黃丸”